<track id="YLZwfUR"></track>
  • <track id="YLZwfUR"></track>

        <track id="YLZwfUR"></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麻生希 > 如何评价日本血腥恐怖片《来了》?

          如何评价日本血腥恐怖片《来了》?

          2021-04-21 阅读 1629

          《来了》是日本导演中岛哲也的新作。

          提С��С����Ϸ��Ƶ起中岛哲也,你必定不生疏。他的两部前作《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和《告白》都在豆瓣的Top250之列,也是各类片单的常客。

          出生广告导演的他,有着极为勇敢、跳跃的影像作风,而在表面的富丽背后,又有一种精巧的空泛。

          特殊是《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像是一曲长达130分钟的大型MV,内容讲的却是一个女人被渐渐掏空的一生,于是影像上吐露出的盼望被故事本身的无望一点点崩溃。

          那才真的是彻底的失望。

          至于那句摘自《人间失格》的对白:“生而为人,我很负疚”,则是对这种失望最好的注解。

          说实话,我并不是太爱好中岛哲也的这种作风。

          他太把人性的黑暗当做必定了,以至于“黑”得有些刻意、有些用力,反而成了暗黑童话。

          另一方面,我们总误认为“人性的黑暗”就等于“人性的庞杂”。

          不对。

          其实,一味描绘人性的黑,与一味宣传人性的白一样,都是对于人性的简化。

          真正庞杂的,应当是黑白混淆的,是不同灰度的人性。

          另外一点被中岛哲也简化的,还有悲剧的成因。

          无论《告白》也好,《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也好,中岛哲也都把悲剧的成因归结为:原生家庭问题

          这是一种过于简便的归纳,同样下降了生涯的庞杂性。

          到了新作《来了》中,尽管“原生家庭”仍是主要议题,但我看到中岛哲也的眼光向着更辽阔的空间看去,那里藏着全部日本社会的隐痛。

          02

          很多人说看不懂《来了》。

          不可否定,这部电影在叙事上确切有含糊之处。究其原因,恰恰是因为中岛哲也不想拘泥于单个家庭内部,而是想辐射全部社会,可是又没能自洽地兼容两者导致的。

          我这里无意帮他洗白,只是想厘清《来了》试图完成的两层表达。尽管它的完成度还不够,但方向是好的。

          如果我们缩回到“家庭内部”,去看《来了》,其实它的故事极其单纯,讲的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庭是如何被撕裂的。

          影片用前30分钟时光,为我们浮现了一个圆满的三口之家。

          丈夫秀树是公认的好男人,妻子香奈是尺度的贤妻,两人结婚后,搬进了宽阔明亮的新房子,不久生下女儿知纱,一切看起来都很完善。

          可是,意外产生了。

          恶灵突然降临,闯入了一家人的生涯。

          那恶灵是传说中的魄魕魔,是由逝世去的孩子的怨念凑集而成的。那些孩子在生前遭到抛弃,或受危害致逝世,还有些基本是堕胎的逝世婴……

          为什么恶灵会盯上这一家人?

          随着故事的展开,现实的另一面被揭晓。

          本来,这个家并不像我们看见的那样美妙。

          中岛哲也用这个小反转告知我们:在一个日趋原子化的网络社会里,我们看到的不再是一个个“人”,而是一个个“人设”。

          秀树公认的好男人“形象”,就来自于他为自己苦心经营的人设。自打有了女儿,他成天在网上猖狂晒娃,把自己打造成“最强奶爸”。但实际上,他很少照料女儿,对妻子也少有关怀,妻女不过是他用来拍照、夸耀,以及点缀自身光环的工具而已。

          妻子香奈也并不像表面那样温顺贤淑,她背地里与丈夫的好友津田相好,虽然出轨的起因是丈夫的冷淡,但渐渐地,她迁怒于女儿,把自己的不幸都归咎于女儿的拖累。

          恶灵正是嗅到了这个家庭的裂痕,找上门来的。

          你甚至会想,如果没有恶灵,这个家庭虚С������άҲ���������ֻ�ѹ����构出来的美妙还将持续保持下去。

          这个恶灵代表的是所有被父母损害的孩子,向这一对正在向女儿施害的父母进行复仇。

          它的怨念极深,下手极狠。

          我们看它最终杀逝世秀树和香奈的机会,恰恰是两人心生悔悟之时。

          秀树决议不再推诿义务,挺身维护妻女,而恶灵正好应用这一点设计杀逝世了他;香奈哭着向女儿说出“对不起”,可紧接着等候她的却是惨逝世,下体出血,如流产一般。

          恶灵用这种方法,是想告知这对父母:一切为时已晚。

          他们给女儿造成的损害已然形成,那损害是不可逆的,而幼警惕灵上的第一道伤疤,还会随着成长而不断扩展。

          最后我们得知,那恶灵实际就附在女儿知纱的身上。知纱之所以亲近它,是因为寂寞,是因为恶灵幻化出的孩子们愿意陪她玩。

          知纱起初只是想搞点恶作剧,唤起父母的关注,却始终得不到满足,于是怨念一天天累积,终于与恶灵混为一体,难分彼此,最终将这个家庭一起吞噬。

          本来,所谓恶灵并不是什么灵异之物,它不过是被冷淡的父母们喂养出来的怨。

          从这个角度讲,《来了》的故事其实很简略,它揭穿的是暗藏在一个家庭内部的冷暴力。但你别认为这种无声的暴力可以被永久暗藏,总有一天,它会爆发,而且摧毁力惊人。

          03

          说完了第一层表意,我们再往深说一层。

          这一层不仅深,而且广,它讲的是一个社会的体系性崩坏。

          如果说细分类型,《来了》是一部驱魔片

          看过驱魔片的朋友必定都知道,结尾必定有一场驱魔仪式,仪式的最后,被附体者也必定会口吐鲜血或黑水,由此宣布驱魔胜利。

          同样,《来了》的结尾也有一场驱魔仪式,而且声势浩大,来自日本各地的驱魔师悉数登场,凑集在广场上集体驱魔。

          这场仪式占了影片将近30分钟的时光。

          你可能会问,不就是一个小女孩被邪魔附体了吗?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

          可见事情并不简略。

          再看驱魔仪式的结尾,也不再是一个人口吐鲜血,而是自整栋大楼的窗口向外喷血。

          这是在说什么?

          这是在说,这次被恶灵侵袭的不是某个人,而是一栋楼,乃至于衍生为全部社会。

          其实,这部影片的叙事方法早已裸露了这点。

          它不是传统的单一主角叙事,也不是多线交叉叙事,而是前后转换了三次主角,仿佛在说,恶灵就是如此在人间流转

          这三个主角分辨是:秀树、香奈和野崎。

          不止如此,影片由这三个人物牵扯出了一个庞杂的关系网,涉及的核心人物多达十几人。在几场要害的群戏“忌日聚首、婚礼、贺新居、奶爸Party”中,这些人物的关系被层层铺陈开来。

          中岛哲也想让我们看到,在这些看似安静祥和的日常生涯里,其实早已埋下了一颗颗恶的种子。

          忌日的家庭聚首上,年迈的父亲辱骂着不成器的中年儿子,醉酒的大叔一把抱过不知谁家的媳妇,大人们恫吓着孩子:“不听话就要被魔鬼抓走。”

          婚礼上,祝福声之下,是同事们小声埋怨着对秀树的不满;而在秀树眼里,比陪在妻子身边更主要的,是跑去拍引导的马屁……

          奶爸聚首上,没人С���������жϽ�ѧ�μ�谈论孩子,有人喊着隔壁的高中女生真靓,有人干脆直接说出:

          “对老婆还能有性趣真是了不起啊!”

          “我啊,一看过女人生孩子就没兴致了。”

          这些细枝末节、只言片语,共同构成了这部电影的底色,是它所要浮现的社会图景的一部分。

          在此之上,我们再看那个多达十几人的关系网,看那些情侣、朋友、同事、母女、姐妹……你会发明,片中所有成人间的关系,无一例外,都有着深深的裂缝。

          秀树与香奈这对夫妻,过着貌合神离的生涯。

          同事高梨表面嘻嘻哈哈,实际心坎嫉妒秀树,也憎恶他的伪善。

          朋友津田看似仗义,实际接触秀树是想夺走他的一切,而且最终他真的得逞,趁虚而入,骗得了香奈的芳心。

          母亲埋怨香奈:“都是因为生下你,我才变成这样的。”

          没想到,曾经极力避免成为母亲的香奈,最后也对女儿知纱说出了同样的话。

          至于那对驱魔姐妹琴子和真琴,由于姐姐是命定的巫女,继承了真正的神力,妹妹对此又是爱慕又是嫉恨,导致姐妹俩始终无法真正交心。

          而真琴的男友野崎,因讨厌孩子致使前女友堕胎,而他选择与真琴在一起,一部分原因或许正是因为真琴没有生育才能。

          这所有的成人之间的裂缝,就形成了恶灵得以穿行其间的通路。

          本来从一开端,恶灵就不止要毁灭那些伪善的家庭,它的目的是所有虚假的成人,因为他们都有可能在曾经、此刻或未来,将自身的恶有意无意地传递给孩子们。于是那恶灵不仅要杀逝世秀树和香奈,还要杀逝世高梨,杀逝世津田,并试图杀逝世真琴和野崎……

          因为在一个病态的社会里,除了未经教化的孩子,没有一个成人是无辜的。

          也正因如此,驱魔停止时,鲜血才会自窗口冲出。秀树一家不过是一个典范而已,真正病了的是整栋大楼,是全部成人世界。

          影片最后,野崎与真琴拼命维护下了知纱,小女孩得以解脱恶灵,重返人间。曾导致女友堕胎的野崎和无法生育的真琴,也因为知纱的存在,而获得了某种救赎。

          随后影片进入了知纱的梦境,梦中,知纱唱起了“蛋包饭之歌”:

          很多人把“蛋包饭”说明为一种萌化后的毒瘤。

          番茄酱是血,蛋是逝世去的孩子,加在一起是“山”的形状。正如影片所说,恶灵就栖息在山中,专抓那些缺爱的孩子回来。

          知纱唱起这曲童谣,预示着恶的种子还是在她心里种下了。

          我对此有另一番解读。

          影片中有没有提起过蛋包饭呢?

          有的。

          一次,秀树打电话要带香奈和知纱去吃蛋包饭,实际是想拍些照片发到网上,持续保护一个美妙的假象。香奈识破了他,恼怒不已,但一旁的知纱却哭喊着要去吃蛋包饭。

          С�������ķ�������

          蛋包饭毕竟象征着什么?

          其实就象征着那个虚幻出来的美妙。

          而知纱唱起“我想去蛋包饭之国”,其实是在说:哪怕是假的,是编造出来的,她也愿意流连其中,因为它比现实要美多了。

          当然,无论是哪种解读,都挺悲伤的,我情愿导演有另外的想法。

          04

          说了这么半天,简略总结一下。

          其实这部电影只讲了两个字:反噬

          影片中的恶灵就代表着一股“反噬力气”,那力气因逝世去的孩子而生,附在被损害的孩子身上,摧毁每个施害者,但实际上那些施害者也曾经都是孩子,也都曾受到不同水平的损害。

          于是怨念形成了一个闭环,不断反噬着每一个曾经受害的施害者。

          这部电影想要浮现的,就是这样一股在无形中流窜的戾气。

          还是之前说的,《来了》的完成度并不高,但想法是好的。

          我对片中的一句对白,印象尤其深入。

          就算是邪物,也要先像迎接神明一样恭顺地迎接它。这是驱魔的基本。

          同样,要想真正打消一个社会的某种怨念,也只有先正视它,承С���������״认它的存在,才有可能真正驱散它。

          预约SEO专家添加微信号:xxxxxxx 领取免费VIP内部课程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japan色系videos护士 作者
          【高清在线无码观影】提供japan色系videos护士,JIzzJIZZ18,kmsp82.cm快猫咪咕电影,mm131王雨纯,mm131王雨纯,JizzJizz无码,oldgranny日本老熟妇,jizzjizz日本
          曾操作某大型门户网站日IP达100万(纯SEO流量),拥有上千网站提供SEO友情链接资源(参加培训免费赠送100个单向友情链接),免费赠送附子SEO内部VIP课程,2018年新版实战课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