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YLZwfUR"></track>
  • <track id="YLZwfUR"></track>

        <track id="YLZwfUR"></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立花美凉 > 龔自珍詩集「老馬錄入」

          龔自珍詩集「老馬錄入」

          2021-06-11 阅读 897

          庚寅 道光十年(一八三〇)

          紀夢七首

          其一

          好月簾波夜,秋花馥一床。神機又靈怪,仙枕太飛揚。帝遣奇文出,巫稱此魄亡。飄搖穹塞外,別有一齊梁。

          其二

          十部徵文字,聱牙爲審音。雖非沮頡體,而有老莊心。萬枋獅油燭,三抽象罔琴。恭聞天可汗,賜槧在書林。

          其三

          大辯聲音重,琅琅先自聞。陣圖攢密雨,疑義抉重雲。白馬刑何益,黃龍地遂分。夜臨千帳語,爭祀某參軍。

          其四

          持問胭脂色,南人同不同。含混綃帕褶,慘憺唾盂中。我有靈均淚,將毋各樣紅。星星私語罷,出鞘一刀風。

          其五

          按劍因誰怒,尋簫思不堪。月明湩酒薄,天冷塞花憨。駝帽春猶擁,貂靴舞不酣。忽承飛騎賜,行帳下江南。

          其六

          明鏡如錢小,新妝入佩環。來朝聞選馬,昨夜又開關。燈火秋潮至,人聲畫角間。一丘狐兔盡,諸婢獵前山。

          其七

          八部諸龍孽,旁詩闢幾家。歸依誤天女,密咒比瑜伽。玉貌猶餐肉,經筵不供花。宗風向西極,吾道化虫沙。

          題盆中蘭花四首

          其一

          憶昨幽居絕壁下,漠漠春山罕樵者。薜荔常爲苦竹衣,鵁鶄誤僦鼪鼯舍。天榮此魄不用媒,可憐地位費君才。保重不從今日始,出山時節千彷徨。

          其二

          華堂四宧下紅羅,謝家明月何其多。鬱金帳中聞夜語,謝娘新病能詩魔。二月奇寒折萬木,嚴霜夜夜雕明燭。小屏風下是何人,剪搣雲鬟換新綠。

          其三

          謚汝合歡者誰子,一寸春心紅到逝世。旁人誤作淡妝看,持問燕姬何所似。吾琴未碎百不憂,佳名入手還千秋。合歡人來夢中去,安能伴卿哦四愁。

          其四

          燕山齼齼雲不嬌,靈藥幾堆春未苗。菖蒲茸生恰类似,女兒甘遜神仙驕。宣州紙工渲染薄,畫師黃金何處索。一別春風小景空,磁盆倚石成零落。

          飲少宰王定九丈鼎宅少宰命賦詩

          天星爛爛天風長,大鼎次鼐羅華堂。吏部大夫宴賓客,其氣上引爲文昌。主人佩珠百有八,珊瑚在冒凝紅光。再拜釂客客亦拜,滿庭氣肅如高霜。黃河華岳公籍貫,秦碑漢碣公文章。恢博不棄賤士議,授我筆硯溫恭良。擇言避席何所道,敢道公之前輩韓城王:與公同里復同姓,海內側伫豈但吾徒望。狀元四十宰相六十晚益達,水深土厚難窺量。維時純廟久臨御,宇宙瑰富如成康。公之奏疏秘中禁,海內但見力力持朝綱。閱世雖深有血性,不使人世一物磨鋒芒。邇來士氣少淩替,毋乃大官表師空趨蹌。委蛇貌托養元氣,所惜內少肝與腸。殺人何必盡砒附,庸醫至矣精灭亡。公其整頓煥出色,勿徒鬚鬢矜斑蒼。乾隆嘉慶列傳誰,第一歷數三滿三漢中書堂。國有正士士有舌,小臣敬睹吾皇福大如純皇。

          哭洞庭葉靑原昶

          黑雲雁背如盤墮,蟋蟀酸吟蟪蛄和。欲開不開蘭蕊稀,似淚非淚海棠臥。主人對此情無聊,早起脈脈容光凋。果然故人訃書至,神魂十丈爲飄搖。故人葉氏子,家住洞庭東山之東里。孝友纏綿出性格,爱好卑紈綺。更兼愛客古人風,名流至者百輩同。已看屋裏黃金盡,尚恐人前淥酒空。湖山窟宅仙靈地,兩度詩人載詩至。料理盤餐料理床,縱橫笑談縱橫字。貽我聰明一片心,我詩未成君替吟。此生欲踐買鄰約,此日猶難息壤尋。君言吾約終難踐,人事天心異所願。有如王家玉茗席家梅,買山不成不相見。「山中茶花數王園,梅花數席園。」與君分袂時,祝我歸來遲。我歸可憐十分早,歸來睹此難爲詞。難爲詞,況尋約。白日西傾花亂落。買山縱成良不樂,放聲問君君定哭。東山鳥飛飛滿陲,西山秋老雨如絲。君魂縹緲歸何處,吹裂湖心笛一枝。

          秋夜聽俞秋圃彈琵琶賦詩書諸老輩贈詩册子尾

          秋堂夜月彎環碧,主人無聊召羈客。幽斟淺酌不能豪,無復年時醉顏色。主人有恨恨重重,不是諸賓噱不工。羈客由來藝英絕,當筵躍出氣如虹。我疑慕生來撥箭,又疑王郎舞雙劍。「皆昔年酒徒事。」曲終却是琵琶聲,一代宮商創生面。我有心靈動鬼神,却無福見乾隆春。席中亦復無知者,誰是乾隆全盛人。君言請讀乾隆詩,卅年逸事吾能知。江南花月嬌良夜,海內文章隆重師。弇山羅綺高無價,倉山樓閣明始畫。范閣碑書夜上天,江園簫鼓春迎駕。「弇山謂畢尚書沅,倉山謂袁大令枚。范閣在浙東,有進書事。江閣在揚州,有迎駕事。」任吾談笑狎諸侯,四海黃金四海遊。爲是昇平多暇日,爭將餘事管春愁。諸侯頗爲春愁逝世,從此環中不豪矣。詞人零落酒人貧,老抱哀弦過吾子。我從瑣碎搜文獻,弦師笛師數徵宴。鐵石心腸魂未能,感叹如麻卷中見。今宵感叹又因君,婁體詩成署後塵。「語予倘贈詩,乞用吳婁東體。」携向名場無姓氏,江南第一斷腸人。

          辛卯 道光十一年(一八三一)

          題鷺津上人書册

          上人不知何代客,手書古德雙箴銘。圭峰慈雲各一偈,台宗賢宗無渭涇。上人定生南宋後,慈雲懺師其祖庭。絶似初本破邪序,不數僞刻遺教經。永興逸少具可作,雙赴腕底輸精靈。別有法乳出智永,骨眞髓肖無瞞诇。眞臟見獲祖禰定,此原此委吾瀉甁。師乎豈墮文字海?小遊戲耳大典范。嗟予學書苦濁惡,百廿種病無參苓。腕殭爪怒習氣重,抑左申右攲不寧。子昂墨豬素所鄙,玄宰佻達如蜻蜓。古今幽光那悉數?珠埋滄海玉閟扃。香花旦旦願供養,詩贊侑之師其聽:由於虛和絶點翳,所以高秀干靑冥。氣莊志定欬肅肅,筆冲墨粹神亭亭。筆未著紙早有字,紙上筆墨翻不停。天女身騎落花下,顧眄中有風與霆。靑鸞紫鳳雖冶逸,翔啄一一梳其翎。盪掃萬古五濁惡,不示迹象留芳馨。美人目宇定疏朗,才許縹緲而娉姈。愁雲雖然亦幽窈,夢雨何似皎月瑩。毫端妙藏相仗六,八十種好無定形。橫看竪看八萬態,朝離暮合碧化靑。以詩通禪古多有,以禪通字譬難醒。師如法王法自在,吾誓願學修吾今。明珠什襲三百顆,顆顆夜射春天星。羽琌山人函著錄,十華三秘吉金樂石暉瓏玲。

          張詩舲前輩遊西山歸索贈

          其一

          鸞吟鳳嘂下人寰,絶頂題名振筆還。樵客忽傳仙墨滿,禁中才子昨遊山。

          其二

          去年扈從東巡守,玉佩瓊琚大放辭。等是才華不巉削,願携康樂誦君詩。

          其三

          畿輔千山互長雄,太行一臂怒趨東。祝君腰脚長如意,吟遍蜿蜒北幹龍。「禹貢:『太行恒山,至於碣石,入於海。』則形家所稱北幹龍也。君去年出山海關,今年游西山,已睹太行首尾。」

          甲午 道光十四年(一八三四)

          題蘭汀郎中園居三十五韻郎中名那興阿內務府正白旗人故尚書蘇楞額公之孫園在西澱圓明園南四里澱人稱曰蘇園

          山林與鍾鼎,時命視所遇。菀枯良難論,神明各成痼。我當少年時,盛氣何跋扈。妄思兼得之,咄咄託豪素。蹉跎復蹉跎,造物尚我妒。一官虱人海,開口見牴牾。羽陵雖草創,江東渺雲樹。經濟本非材,進退豈有據。羸馬嘶黃塵,默默入冷署。居然成兩負,有若沾泥絮。偉哉造物偏,福命別陶鑄。熊魚許兼兩,豈曰匪天助。兼之者誰歟,之子美無度。蘭汀司空孫,華年擅朝譽。勳戚邁百年,風烟喬木故。貂褕馳朱輪,而不傲韋布。兄弟直光亮,車蓋瀼曉露。瑤池侍宴歸,賓客雜鷗鷺。有園五百笏,有木三百步。淸池足荷芰,怪石出林櫖。禁中花月生,天半朱霞曙。黃封天府酒,白鹿上方胙。詩壘挾談兵,文場發武庫。珍藏浩雲烟,贋鼎不參預。金題間玉躞,發之羨且怖。讀罷心怦怦,願化此中蠹。羽陵書畫籍,對此不足簿。唐有何將軍,晉有謝太傅。謝無賓客傳,傳何者鄭杜。我生老著述,歲月輸君富。夢景落江湖,束縛那得去。遁五志終決,壯六迹猶伫。一丘縱華予,林林朱顔暮。幽幽空谷駒,莽莽江關賦。長爲山澤癯,諒君肯南顧。

          寓蘇園五日臨去郎中屬題水流雲在卷子二首

          其一

          水作主人雲是客,雲留五日尚纏綿。不知何處需霖雨,去慰蒼生六月天。「時予預考試差,故郎中以膺使祝予。」

          其二

          雲爲主人水爲客,雲心水心同脈脈。水流終古在人間,那得與雲翔紫極。「君官內務府,予奉職外廷,故云耳。」

          丙申 道光十六年(一八三六)

          同年馮文江官廣西土西隆州以事得譴北如京師老矣將南歸鴛鴦湖索詩贈行

          馮君才大行孔修,少年挾策長安遊。金門獻賦不見收,一官謫去南蠻陬。僮花仡鳥盈炎州,爰有土司新改流。土城十雉山之幽,榕樹漠漠天風遒,白象在菁蛇在湫,山鬼睇月蘭桂愁。土官部族各有酋,中華姓苑愕弗搜。蘆笙銅鼓沸以啾,可駭可喜姑可留。狂吟百篇森百憂,男兒到此非封侯,雄長鼪鼯狖與猴。豈知造物忌未休,齮之齕之詗且求,書下下考一牒投。君辭瘴癘走挾輈,拂衣逝矣鷹脱韝,北還京華尋故儔,訪我別我城南頭。此別誓買三版舟,誓還鄉里狐枕丘,宦海浩浩君身抽。魂安夢穩非臟賕,走萬里路汔小休。閉門風雨百感瘳,樵靑明嫿宜菱謳,菱田孰及鴛湖秋。

          丁酉 道光十七年(一八三七)

          題王子梅盜詩圖

          歲丁酉初秋,龔子爲逐客。家室何搶攘,朝士亦齮齕。古書亂千堆,我書高一尺。呼奚抱之走,播遷得小宅。當我未遷時,投刺喜突兀。刺字秦漢香,入門奇氣溢。衣裾莓苔痕,乃是泰岱色。尊甫宰山左,弱歲記通籍。年家禮數謙,才地笑談勃。愁眉暫飛揚,窘抱一開豁。琅琊晉高門,龍優豹乃劣。讀我同年詩,奇夢肖奇筆。令叔詩效韓,字字捫嵂崒。我欲躋登之,氣餒言恐窒。君才何槃槃,體制偏臚列。君狀亦觥觥,可啖健牛百。早抱名山心,溧錦自編輯。愧予汗漫者,老不自整理。壯歲富如此,他年充棟必。奇寶照庭戶,光怪轉紆鬱。自言有所恨,客歲遇山賊。劫掠資斧空,禍乃及子墨。今所補存者,賊手十之七。我獨不吊詩,吊賀意相垺。若輩遍朝市,何必盡胠篋。若輩忌語言,「賊嚇君語。」明目恣恐嚇。語言卽文字,文字眞韜匿。賊語可悟道,又可抵閲歷。我喜攻人短,君當宥狂直。從來大才人,面目不專壹。菁英貴醖釀,蕪蔓宜抉剔,葉剪孤花明,雲凈寶月出。淸詞勿需多,好句亦須割。剝蕉層層空,結穗字字實。願君細磋商,惜君將行發。我貧無酒錢,不得留君啜。君行當復還,鹿鳴燕笙瑟。遲君菊花大,再與暢胸肊。室家幸粗定,筆硯蘇其魄。送君言難窮,東望氣漻泬。

          戊戌 道光十八年(一八三八)

          會稽茶

          「茶以洞庭山之碧蘿春爲天下第一,古人未知也。近人始知龍井,亦未知碧蘿春也。會稽茶乃在洞庭、龍井間,秀穎似碧蘿而色白,與濃綠者不同。先微苦,滌脾,甘甚久,與龍井驟芳甘不同,凡所同者,山水芳馨之氣也。其村名曰平水,平水北七里曰花山,土人又辯花山種細於平水,外人益不知。戊戌七月,會稽人來饋此,予細問其天時、地力、人力,大抵花山采以淸明,平水采以穀雨。明年當謁天台大師塔,歸路訪禹陵舊游,再詣稽山。印之詩以代發願:明年不反棹浙江,有如此茶矣。」

          茶星夜照越江明,不使風篁「卽龍井。」負重名。來歲天台歸檝罷,春波吸盡鏡湖平。

          題梵册

          儒但九流一,魁儒安足爲。西方大聖書,亦掃亦包之。卽以文章論,亦是九流師。釋迦謚文佛,淵哉勞我思。

          以子絶四一節題課兒子爲帖括文兒子括義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天地爲芻狗閲之大笑成兩絶句示之

          其一

          造物戲我久矣,我今聊復戲之。誰遣春光漏洩,難瞞一介癡兒。

          其二

          造物盡有長技,逝世生得喪窮通。何物敵他六物,從今莫問而翁。

          乞糴保陽

          其一

          長安有一士,方壯鬢先老。讀書一萬卷,不博侏儒飽。掌故二百年,身先執戟老。苦不合時宜,身名坐枯槁。今年奪俸錢,造物簸弄巧。相彼蚴蟉梅,風雪壓攲倒。剝啄討屋租,詬厲雜僮媼。筆硯欲相吊,藏書恐不保。妻子忽獻計,賓朋僉謂好。故人有大賢,盍乞救济早。如臧孫乞糴,素王予上考。西行三百里,遂抵保陽道。

          其二

          大賢爲誰歟,邈邈我托公。壁立四千仞,氣象如華嵩。見我名刺笑,不待閽言通。蒼生何芸芸,帝命蘇其窮。故人亦蒼生,此責在吾躬。置酒急酌之,暖此冬心冬。三鳳出堂後,峙立皆温恭。冬心暖未已,饋我孤館中。朝饋四簋溢,夕饋益豐隆。賤士不徒感,默默捫其衷。

          其三

          默默何所捫,意丙子丁丑。家公領江海,四坐盡賓友。東南騷雅士,十或來八九,家公遍觴之,館亦翹材有。我器量不宏,我情誼不厚。豈無綈袍贈,或忘穆生酒。求釜但與庾,求奇莫與偶。嗚呼此一念,澆漓實可醜。上傷造物和,下令福德朽。所以壯歲貧,天意蓄報久。昔也雛鳳蹲,今也餓鴨走。旣感目前仁,自慚往日疚。我昔待賓客,能如托公否。

          其四

          嫠不恤其緯,憂天如杞人。賤士方奇窮,乃復有所陳。冀州古桑土,張堪往事新。我觀畿輔間,民貧非土貧,何不課以桑,治織紝組紃。昨日林尚書,銜命下海濱。方當杜海物,氄毳拒其珍。中國如富桑,夷物何足攟。我不談水利,我非剿迂聞。無稻尚有秋,無桑實負春。婦女不懶惰,畿輔可一淳。我以此報公,謝公謝斯民。

          退朝偶成

          夕月隆宗下,朝霞景運升。天高容婞直,官簡易趨承。口轂漸如炙,心輪莫是冰。屠龍吾老矣,羞把老蛟罾。

          庚子 道光二十年(一八四〇)

          題龔蘧生倚天圖

          干將莫邪虹彩韜,張雷逝矣不復遭。科頭據樹仰天笑,天風謖謖吹松濤。江東一官冷如水,八詠量呼沈郎起。臨歧遍索阿連詩,夢草春枯秋變紫。「庚子仲冬,乞養歸田,適蘧生哥哥攝篆廣文,將有寶婺之行,出示『倚天圖』,率綴數語。教之。自珍。」

          辛丑 道光二十一年(一八四一)

          書魏槃仲扇

          女兒公主各風華,想見皇都選婿家。三代以來春數點,二南卷裏有桃花。

          編年未詳

          失題

          未定公劉馬,先牽鄭伯羊。海棠顛未已,師子吼何狂。楊叛春天曲,藍橋昨夜霜。微雲纔一抹,佳婿憶秦郎。

          「老馬錄入」

          己亥雜詩

          己亥雜詩

          著書何似觀心賢,不奈卮言夜湧泉。百卷書成南渡歲,先生續集再編年。

          我馬玄黃盼日曛,關河不窘故將軍。百年心事歸平庸,删盡蛾眉惜誓文。

          罡風力大簸春魂,虎豹沈沈臥九閽。終是落花心緒好,平生默感玉皇恩。

          此去東山又北山,鏡中強半尚紅顏。白雲出處從無例,獨往人間竟獨還。「予不携眷屬傔從。雇兩車,以一車自載,一車載文集百卷出都。」

          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卽天涯。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亦曾橐筆侍鑾坡,午夜天風伴玉珂。欲浣春衣仍護惜,乾淸門外露痕多。

          廉鍔非關上帝才,百年淬厲電光開。先生宦後雄談減,悄向龍泉祝一回。

          太行一脈走蝹蜿,莽莽畿西虎氣蹲。送我搖鞭竟東去,此山不語看中原。「別西山。」

          翠微山在柘潭側,此山有情慘難別。薜荔風號義士魂,燕支土蝕佳人骨。「別翠微山。」

          一〇

          進退雍容史上難,忽收古淚出長安。百年綦轍低徊遍,忍作空桑三宿看。「先大父宦京師,家大人宦京師,至小子,三世百年矣。以己亥歲四月二十三日出都。」

          一一

          祖父頭銜舊颎光,祠曹我亦試爲郎。君恩彀向漁樵說,篆墓何須百字長。「唐碑額有近百字者。」

          一二

          掌故羅胸是國恩,小胥脱腕萬言存。他年金鐀如收采,來叩空山夜雨門。

          一三

          出事公卿溯戊寅,雲烟萬態馬蹄湮。當年筮仕還嫌晚,已哭同朝三百人。

          一四

          頹波難挽挽頹心,壯歲曾爲九牧箴。鐘虡蒼涼行色晚,狂言重起廿年喑。

          一五

          許身何一定夔臯,簡要淸通已足豪。讀到嬴劉傷骨事,誤渠畢竟是錐刀。

          一六

          棄婦丁寧囑小姑,姑恩莫負百年劬。米鹽種種家常話,淚濕紅裙未絕裾。「有棄婦泣於路隅,因書所見。」

          一七

          金門縹緲廿年身,悔向雲中露一鱗。終古漢家狂執戟,誰疑臣朔是星辰。

          一八

          詞家從不覓知音,累汝千回帶淚吟。惹得而翁懷抱惡,小橋獨立慘歸心。「吾女阿辛,書馮延巳詞三闋,日日誦之,自言能識此詞之恉,我竟不知也。」

          一九

          卿籌爛熟我籌之,我有忠言質幻師。觀理自難觀勢易,彈丸累到十枚時。「道旁見鬻戲術者,因贈。」

          二〇

          新闻閑憑曲藝看,考工古字太叢殘。五都黍尺無人校,搶攘廛間一飽難。「過市肆有感。」

          二一

          滿擬新桑遍冀州,重來不見綠雲稠。書生挾策成何濟,付與維南織女愁。「曩陳北直種桑之策於畿輔大吏。」

          二二

          車中三觀夕惕若,七藏靈文電熠若。懺摩重起耳提若,三普貫珠纍纍若。「予持陀羅尼已滿四十九萬卷,乃新定課程,日誦普賢、普門、普眼之文。」

          二三

          荒村有客抱蟲魚,萬一談經引到渠。終勝秋磷亡姓氏,沙渦門外五尚書。「逆旅夜聞讀書聲,戲贈。沙渦門卽廣渠門,門外五里許,有地名『五尚書墳』,『五尚書』不知皆何許人也。」

          二四

          誰肯栽培木一章,黃泥亭子白茅堂。新蒲新柳三年大,便與兒孫作屋梁。「道旁風景如此。」

          二五

          椎埋三輔飽于鷹,薛下人家六萬增。半與城門充校尉,誰將斜谷械陽陵。

          二六

          逝矣斑騅罥落花,前村茅店卽吾家。小橋報有人癡立,淚潑春帘一餅茶。「出都日,距國門已七里,吳虹生同年立橋上候予過,設茶,灑淚而別。」

          二七

          秀出天南筆一支,爲官風骨稱其詩。野棠花落城隅晚,各記春騮戀縶時。「別石屛朱丹木同年雘。丹木以引見入都,爲予治裝,與予先後出都。」

          二八

          不是逢人苦譽君,亦狂亦俠亦溫文。照人膽似秦時月,送我情如嶺上雲。「別黃蓉石比部玉階。蓉石,番禺人。」

          二九

          觥觥益陽風骨奇,壯年自定千首詩。勇於自负故英絕,勝彼優孟俯仰爲。「別湯海秋戶部鵬。」

          三〇

          事事雷同古所難,如鶼如鰈在長安。自今兩戒河山外,各逮而孫盟不寒。「光州吳虹生葆晉,與予戊寅同年,己丑同年,同出淸苑王公門,殿上試同不合格,同官內閣,同改外,同日還原官。」

          三一

          本朝閩學自有派,文字醰醰多古情。新識晉江陳戶部,談經頗似李文貞。「別陳頌南戶部慶鏞。」

          三二

          何郎才調本孿生,不據文家爲弟兄。爱好畢同星命異,大郎尤貴二郎淸。「別道州何子貞紹基、子益紹業兄弟。近世孿生皆據質家爲兄弟。」

          三三

          少慕顏曾管樂非,胸中海岳夢中飛。近來不信長安隘,城曲深藏此布衣。「別會稽少白山人潘諮。」

          三四

          龍猛當年入海初,娑婆曾否有倉佉。只今曠劫重生後,尚識人間七體書。「別鎮國公容齋居士。居士睿親王子,名裕恩。好讀內典,遍識額納特珂克、西藏、西洋、蒙古、回部及滿漢字,又校訂全藏。凡經有新舊數譯者,皆訪得之,或校歸一是,或兩存之,或三存之。自釋典入震旦以來,未曾有也。」

          三五

          丱角春明入塾年,丈人摩我道嶄然。恍從魏晉紛紜後,爲溯黃農浩渺前。「別大興周丈之彥。」

          三六

          多君媕雅數論心,文字緣同骨肉深。別有樽前揮涕語,好汉遲暮感黃金。「別王秋畹大令繼蘭,秋畹,濟寧人。」

          三七

          三十華年四牡騑,每談宦轍壯懷飛。尊前第一傾心聽,兕甲樓船海外歸。「別直隸布政使同年托公。公名托渾布,蒙古人。」

          三八

          五十一人皆好我,八公送別益情親。他年臥聽除書罷,冉冉修名獨愴神。「別南豐劉君良駒、南海桂君文燿、河南丁君彥儔、雲南戴君絅孫、長白奎君綬、閩黃君驤雲、江君鴻升、棗強步君際桐。時己丑同年留京五十一人,促難遍別,八君卽握手一爲別者也。吳虹生已見前。」

          三九

          朝借一經覆以簦,暮還一經龕已燈。龍華相見再相謝,借經功德龍泉僧。「別龍泉寺僧唯一。唯一,施南人。」

          四〇

          北方學者君第一,江左所聞君畢聞。土厚水深詞氣重,煩君他日定吾文。「別許印林孝廉瀚。印林,日照人。」

          四一

          子雲識字似相如,記得前年隔巷居。忙殺奚僮傳拓本,一行翠墨一封書。「別吳子苾太守式芬。子苾,海豐人。」

          四二

          夾袋搜羅海內空,人材畢竟恃宗工。笥河寂寂覃谿逝世,此席今時定屬公。「別徐星伯前輩松。星伯,大興人。」

          四三

          聯步朝天笑語馨,佩聲耳畔尚泠泠。遙知下界覘乾象,此夕銀潢少客星。「別共事諸宗室。」

          四四

          霜毫擲罷倚天寒,任作淋漓淡墨看。何敢自矜醫國手,藥方只販古時丹。「己丑殿試,大指祖王荆公上仁宗皇帝書。」

          四五

          眼前二萬里風雷,飛出胸中不費才。枉破期門佽飛膽,至今駭道遇仙回。「記己丑四月二十八日事。」

          四六

          彤墀小立綴鹓鸞,金碧初陽當畫看。一隊佽飛爭識我,健兒身手此文官。

          四七

          終賈華年氣不平,官書許讀興縱橫。荷衣便識西華路,至竟蟲魚了一生。「嘉慶壬申歲,校書武英殿,是平生爲校讎之學之始。」

          四八

          萬事源頭必正名,非同綜核漢公卿。時流不沮狂生議,側立東華伫佩聲。「官內閣日,上書大學士,乞到閣看本。」

          四九

          東華飛辯少年時,伐鼓撞鐘海內知。牘尾但書臣向校,頭銜不稱閷其詞。「在國史館日,上書總裁,論西北塞外部落原流,山川形勢,訂一統志之疏漏。初五千言,或曰:非所職也。乃上二千言。」

          五〇

          千言只作卑之論,敢以虛懷測上公。若問漢朝諸配享,少牢乞祔孫叔通。「在禮部,上書堂上官,論四司政體宜沿宜革者三千言。」

          五一

          客星爛爛照天潢,許署頭銜著作郎。翠墨未乾仙字蝕,雲烟半榻掖門旁。「官宗人府,奉旨充玉牒館纂修官,予草創章程,未竟其事,改官去。」

          五二

          齒如編貝漢東方,不學咿嚘況對揚。屋瓦自驚天自笑,丹毫圓折露華瀼。「予每侍班引見,奏履歷,同官或代予悚息。丁酉春,京察一等引見,蒙記名。」

          五三

          半生中外小迴翔,樗醜翻成戀太陽。揮手唐朝八司馬,頭銜老署退鋒郎。「選授楚中一司馬矣,不就,供職祠曹如故。」

          五四

          科以人重科益重,人以科傳人可知。本朝七十九科矣,搜輯科名意在斯。「八歲,得舊登科錄讀之,是搜輯二百年科名掌故之始。」

          五五

          手校斜方百葉圖,官書似此古今無。只今絕學真成絕,册府蒼涼六幕孤。「程大理同文修會典,其理藩院一門及靑海西藏各圖,屬予校理。是爲天地東西南北之學之始。大理殁,予撰蒙古圖志竟不成。」

          五六

          孔壁微茫墜緒窮,笙歌絳帳啓宗風。至今守定東京本,兩廡如何闕馬融。「戊子歲,成尚書序大義一卷,太誓答問一卷,尚書馬氏家法一卷。」

          五七

          姬周史統太銷沈,況復炎劉古學喑。突起有人扶左氏,千秋功罪總劉歆。「癸巳歲,成左氏春秋服杜補義一卷,其劉歆竄益左氏顯然有迹者,爲左氏抉疣一卷。」

          五八

          張杜西京說外家,斯文吾述段金沙。導河積石歸東海,一字源流奠萬嘩。「年十有二,外王父金壇段先生授以許氏部目,是平生以經説字、以字説經之始。」

          五九

          端門受命有雲礽,一脈微言我敬承。宿草敢祧劉禮部,東南絕學在毗陵。「年二十有八,始從武進劉申受受公羊春秋,近歲成春秋決事比六卷,劉先生卒十年矣。」

          六〇

          華年心力九分殫,淚漬蟫魚逝世不乾。此事千秋無我席,毅然一炬爲歸安。「抱功令文二千篇見歸安姚先生學塽,先生初奬惜之,忽正色曰:『我聞著墨不著筆,汝文筆墨兼用。』乃自燒功令文。」

          六一

          軒后孤虛縱莫尋,漢官戊己兩言深。著書不爲丹鉛誤,中有風雷老將心。「訂裴駰史記集解之誤,爲孤虛表一卷,古今用兵孤虛圖説一卷。」

          六二

          古人製字鬼神泣,後人識字百憂集。我不畏鬼復不憂,靈文夜補秋燈碧。「嘗恨許叔重見古文少,據商周彝器秘文,説其形義,補説文一百四十七字,戊辰四月書成。」

          六三

          經有家法夙所重,詩無達詁獨不用。我心卽是四始心,泬寥再發姬公夢。「爲詩非序、非毛、非鄭各一卷。予説詩,以涵泳經文爲主,於古文、毛、今文三家,無所尊,無所廢。」

          六四

          熙朝仕版快茹征,五倍金元十倍明。揚扢千秋儒者事,漢官儀後一書成。「年十四,始考古今官制,近成漢官損益高低二篇,百王易從論一篇,以竟髫年之志。」

          六五

          文侯端冕聽高歌,少作精嚴故不磨。詩漸凡庸人可想,側身天地我蹉跎。「詩編年,始嘉慶丙寅,終道光戊戌,勒成二十七卷。」

          六六

          西京別火位非高,薄有遺聞瑣且勞。只算粗諳鏡背字,敢陳法物詁球刀。「爲典客道古錄、奉常道古錄各一卷。」

          六七

          十仞書倉鬱且深,爲誇目錄散黃金。吳回一怒知天意,無復龍威禹穴心。「年十六,讀四庫提要,是平生爲目錄之學之始,壬午歲,不戒於火,所蒐羅七閣未收之書,燼者什八九。」

          六八

          北游不至獨石口,東遊不至盧龍關。此記游耳非著作,馬蹄蹀躞書生孱。「東至永平境,北至宣化境,實未睹東北兩邊形勢也,爲紀游合一卷。」

          六九

          吾祖平生好孟堅,丹黃鄭重萬珠圓。不才竊比劉公是,請肄班香再十年。「爲漢書補注不成,讀漢書,隨筆得四百事。先祖匏伯公批校漢書,家藏凡六七通,又有手抄本。」

          七〇

          麟經斷爛炎劉始,幸有蘭臺聚秘文。解道何休遜班固,眼前同志只朱雲。「癸巳歲,成西漢君臣稱春秋之義考一卷,助予整齊之者,同縣朱孝廉以升。」

          七一

          剔彼高山大川字,簿我玉篋金扃中。從此九州不光怪,羽陵夜色春熊熊。「年十七,見石鼓,是收石刻之始。撰金石通考五十四卷,分存、佚、未見三門,書未成,成羽琌山金石墨本記五卷。郭璞云:『羽陵,卽羽琌也。』」

          七二

          少年薄錄睨千秋,過目雲烟浩不收。一任湯湯淪泗水,九金萬祀屬成周。「撰羽琌之山典寶記二卷。」

          七三

          奇氣一縱不可闔,此是借瑣耗奇法。奇則耗矣瑣未休,眼前臚列成五嶽。「爲鏡苑一卷,瓦韻一卷,輯官印九十方爲漢官拾遺一卷,泉文記一卷。」

          七四

          登乙科則亡姓氏,官七品則亡姓氏。夜奠三十九布衣,秋燈忽吐蒼虹氣。「撰布衣傳一卷,起康熙,迄嘉慶,凡三十九人。」

          七五

          不能古雅不幽靈,氣體難躋作者庭。悔殺流傳遺下女,自障紈扇過旗亭。「年十九,始倚聲塡詞,壬午歲勒爲六卷,今頗悔存之。」

          七六

          文章合有老波瀾,莫作鄱陽夾漈看。五十年中言定驗,蒼茫六合此微官。「庚辰歲,爲西域置行省議、東南罷番舶議兩篇,有謀合刊之者。」

          七七

          厚重虛懷見古風,車裀五度照門東。我焚文字公焚疏,補紀交情爲紀公。「壬辰夏,大旱,上求直言。大學士蒙古富公俊五度訪之,予手陳當世急務八條,公讀至汰冗濫一條,動色以爲難行,餘頗欣賞。予不存於集中。」

          七八

          狂禪闢盡禮天台,掉臂琉璃屏上回。不是瓶笙花影夕,鳩摩枉譯此經來。「丁酉九月二十三夜,不寐,聞茶沸聲,披衣起,菊影在扉,忽證法華三昧。」

          七九

          手捫千軸古瑯玕,篤信男兒識字難。悔向侯王作賓客,廿篇鴻烈贈劉安。「某布政欲撰吉金款識,屬予爲之。予爲聚拓本,穿穴群經,極談古籒形義,爲書十二卷。俄,布政書來,請絶交。書藏何子貞家。」

          八〇

          夜思師友淚滂沱,光影猶存急網羅。言行較詳官閥略,報恩如此疚心多。「近撰平生師友小記百六十一則。」

          八一

          歷劫如何報佛恩,塵塵文字以爲門。遙知法會靈山在,八部天龍禮我言。「佛書入震旦以後,校讎者稀,乃爲龍藏考證七卷;又以妙法蓮華經爲北凉宮中所亂,乃重定目次,分本迹二部,删七品,存廿一品,丁酉春勒成。」

          八二

          龍樹靈根派別三,家家楖栗不能擔。我書喚作三椏記,六祖天台共一龕。「近日述天台家言,爲三普銷文記三卷,又撰成龍樹三椏記。」

          八三

          只籌一纜十夫多,細算千艘渡此河。我亦曾糜太倉粟,夜聞邪許淚滂沱。「五月十二日抵淮浦作。」

          八四

          白面儒冠已問津,生活只羨五侯賓。蕭蕭黃葉空村畔,可有攤書閉戶人。

          八五

          津梁條約遍南東,誰遣藏春深塢逢。不枉人呼蓮幕客,碧紗幮護阿芙蓉。「阿,讀如人痾之痾,出續本草。」

          八六

          鬼燈隊隊散秋螢,落魄參軍淚眼熒。何不專城花縣去,春眠寒食未曾醒。

          八七

          故人橫海拜將軍,側立南天未蕆勛。我有陰符三百字,蠟丸難寄惜雄文。

          八八

          河干勞問又江干,恩怨他時邸報看。怪道烏臺牙放早,幾人怒馬出長安。

          八九

          學羿居然有羿風,千秋何可議逢蒙。絕憐羿道無新闻,第一親彎射羿弓。

          九〇

          過百由旬烟水長,釋迦老子怨津梁。聲聞閉眼三千劫,悔慕人天大法王。

          九一

          北俊南孊氣不同,少能炙轂老能聰。可知銷盡勞生骨,卽在方言兩卷中。「凡騶卒,謂予燕人也;凡舟子,謂予吳人也。其有聚而轇轕者,則兩爲之舌人以通之。」

          九二

          不容水部賦淸愁,新擁牙旗拜列侯。我替梅花深頌禱,明年何遜守揚州。「同年何亦民俊,時以知府銜駐黃河。」

          九三

          金鑾并硯走龍蛇,無分同探閬苑花。十一年來春夢冷,南游且吃玉川茶。「同年盧心農元良,時知甘泉。」

          九四

          黃金脱手贈椎埋,屠狗無悰百計乖。僥幸故人仍滿眼,猖獗乞食過江淮。「過江淮間不困厄,何亦民、盧心農兩君力也。」

          九五

          大宙東南久寂寥,甄陀羅出一枝簫。簫聲容與渡淮去,淮上魂須七日招。「袁浦席上,有限韻賦詩者,得簫字,敬賦三首。」

          九六

          少年擊劍更吹簫,劍氣簫心一例消。誰分蒼涼歸棹後,萬千哀樂集今朝。

          九七

          天花拂袂著難銷,始愧聲聞力未超。靑史他年煩點染,定公四紀遇靈簫。「人名。」

          九八

          一言恩重降雲霄,塵劫成塵感不銷。未免初禪怯花影,夢回持偈謝靈簫。「翌晨報謝一首。」

          九九

          能令公慍公復喜,揚州女兒名小雲。初弦相見上弦別,不曾題滿杏黃裙。「友人訪小雲於杭州,三至不得見,愠矣。箴之。」

          一〇〇

          坐我三薰三沐之,懸崖放手別卿時。不留後約將人誤,笑指河陽鏡裏絲。

          一〇一

          美人才調信縱橫,我亦當筳拜盛名。一笑勸君輸一著,非將此骨媚公卿。「友人訪小雲於揚州,三至不得見,慍矣。箴之。」

          一〇二

          網羅文獻吾倦矣,選色談空结習存。江淮狂生知我者,綠箋百字銘其言。「讀某生與友人書,卽書其後。」

          一〇三

          梨園爨本募誰修,亦是風花一代愁。我替尊前深可惜,文人珠玉女兒喉。「元人百種,臨川四種,悉遭伶師竄改,昆曲俚鄙極矣,酒座中有徵歌者,予輒撓阻。」

          一〇四

          河汾房杜有人疑,名位千秋處士卑。一事平生無齮龁,但開風氣不爲師。「予平生不蓄門弟子。」

          一〇五

          生還重喜酹金焦,江上騷魂亦可招。隔岸故人如未逝世,淸樽讀曲是明朝。

          一〇六

          西來白浪打旌旗,萬舶安危總未知。寄語瞿塘灘上賈,收帆好趁順風時。

          一〇七

          少年攬轡澄淸意,倦矣應憐縮手時。今日不揮閑涕淚,渡江只怨別蛾眉。

          一〇八

          六月十五別甘泉,是夕丹徒風打船。風定月出半江白,江上女郎眠未眠。

          一〇九

          四海流傳百軸刊,皤皤國老尚神完。談經忘记三公貴,只作先秦伏勝看。「重見予告大學士阮公於揚州。」

          一〇一

          蜀岡一老抱哀弦,閱盡詞場意怅惘。絕似琵琶天寶後,江南重遇李龜年。「重晤秦敦夫編修恩復。」

          一一一

          家公舊治我曾游,只曉梅邨與鳳洲。整理遺聞浩無涘,東南一部小陽秋。「太倉邵子顯輯太倉先哲叢書八帙,起南宋,迄乾隆中,使予序之。」

          一一二

          七里虹橋腐草腥,歌鐘詞賦兩飄零。不隨天市爲消長,文字光芒聚德星。「時上元蘭君、太倉邵君爲揚州廣文,魏默深舍人、陳靜蓭博士僑揚州,又晤秦玉笙、謝夢漁、劉楚楨、劉孟瞻四孝廉,楊季子都尉。」

          一一三

          公子有德宜置諸,有德公子毋忘諸。我方乞糴忽誦此,箴銘磊落肝脾虛。

          一一四

          詩人瓶水與謨觴,鬱怒淸深兩擅場。如此高材勝高第,頭銜追贈薄三唐。「鬱怒橫逸,舒鐵雲甁水齋之詩也;淸深淵雅,彭甘亭小謨觴館之詩也。兩君逝世皆一紀矣。」

          一一五

          荷衣說藝鬥心兵,前輩鬚眉照座淸。整理遺聞歸一派,百年終恃小門生。「少時所交多老蒼,於乾隆庚辰榜過從最親厚,次則嘉慶己未,多談藝之士。兩科皆大興朱文正爲總裁官。」

          一一六

          中年才子耽絲竹,儉歲高人厭薜蘿。兩種情懷俱可諒,陽秋貶筆未宜多。

          一一七

          姬姜古妝不如市,趙女輕盈躡銳屣。侯王宗廟求元妃,徽音豈在纖厥趾。「偶感。」

          一一八

          麟趾褭蹄式可尋,何須番舶獻其琛。漢家平準書難續,且仿齊梁鑄餅金。「近世行用番錢,以爲携挾便也,不知中國自有餅金,見南史褚彥回傳,又見韓偓詩。」

          一一九

          作賦曾聞紙貴誇,誰令此紙遍京華。不行官鈔行私鈔,名目何人餉史家。

          一二〇

          促柱危弦太覺孤,琴邊倦眼眄平蕪。香蘭自判前因誤,生不當門也被耡。

          一二一

          荒靑無縫種交加,月費牛溲定幾車。只是場師消遣法,不求秋實不看花。「所僦寓有治圃者,戲贈。」

          一二二

          六朝古黛夢中橫,無福秦淮放棹行。想見鍾山兩才子,詞鋒落月互縱橫。「欲如江寧,不果,亦不得馬湘帆戶部、馮晉漁比部兩同年新闻。」

          一二三

          不論鹽鐵不籌河,獨倚東南涕淚多。國賦三升民一斗,屠牛那不勝栽禾。

          一二四

          殘客津梁握手欷,多君鄭重問烏衣。故家自怨風流歇,肯駡無情燕子飛。「重晤段君果行、沈君錫東於逆旅,執手言懷。兩君家大人舊賓客也。」

          一二五

          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過鎮江,見賽玉皇及風神、雷神者,禱詞萬數。道士乞撰靑詞。」

          一二六

          不容兒輩妄談兵,鎮物何妨一矯情。別有狂言謝時望,東山妓卽是蒼生。

          一二七

          漢代神仙玉作堂,六朝文苑李男香。過江子弟傾風采,放學歸來祀衛郎。

          一二八

          黃河女直徙南東,「金明昌元年。」我道神功勝禹功。安用迂儒談故道,犁然天地劃民風。「渡黃河而南,天異色,地異氣,民異情。」

          一二九

          陶潛詩喜說荊軻,想見停雲發浩歌。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舟中讀陶潛詩三首。」

          一三〇

          陶潛酷似臥龍豪,「語意本辛棄疾。」萬古潯陽松菊高。莫信詩人竟平庸,二分梁甫一分騷。

          一三一

          陶潛磊落性格溫,冥報因他一飯恩。頗覺少陵詩吻薄,但言朝叩富兒門。

          一三二

          江左晨星一炬存,魚龍光怪百千吞。迢迢望氣中原夜,又有湛盧劍倚門。「江陰見李申耆丈、蔣丹棱茂才。丹棱,申耆之門人也。」

          一三三

          過江籍甚顏光祿,又作山中老樹看。賴是元龍樓百尺,雄談夜半斗牛寒。「陳登之別駕座上,重晤盛午洲光祿。」

          一三四

          五十一人忽少三,我聞隕涕江之南。篋中都有舊墨迹,從此襲以玫瑰函。「聞都中狄廣宣侍御、蘇賓嵎吏部、夏一卿吏部三同年忽然同逝。」

          一三五

          偶賦淩雲偶倦飛,偶然閑慕遂初衣。偶逢錦瑟佳人問,便說尋春爲汝歸。

          一三六

          萬卷書生颯爽來,夢中喜極故人回。湖山曠劫三吳地,何日重生此霸才。「夢顧千里有作。憶己丑歲與君書,訂五年相見。君報書云:『敢不忍逝世以待。』予竟爽約。君以甲午春逝世矣。」

          一三七

          故人有子尚饘粥,抱君等身大著作。劉向而後此大批,豈同陳晁競目錄。「千里著思過齋筆記,校定六籍、百家,諟其文字,且生陳、晁後七百載,目錄方駕陳晁,亦足豪矣。嗣君守父書,京師傳聞誤也。」

          一三八

          今日閑愁爲洞庭,茶花凝想吐芳馨。山人生逝世無新闻,夢斷查灣一角靑。「擬尋洞庭山舊游,不果,亦不得葉山人昶新闻。」

          一三九

          玉立長身宋廣文,長洲重到忽思君。遙憐屈賈英靈地,樸學奇才張一軍。「奉懷宋于庭丈作。于庭投老得楚南一令,『奇才樸學』,二十年前目君語,今無以易也。」

          一四〇

          太湖七十漊爲墟,三泖圓斜各有初。耻與蛟龍竟升斗,一編聊獻郟僑書。「陳吳中水利策於同年裕魯山布政。郟僑,郟亶之子,南宋人,父子皆著三吳水利書。」

          一四一

          鐵師講經門徑仄,鐵師念佛頗得力。似師畢竟勝狂禪,師今遲我蓮花國。「江鐵君沅是予學佛第一導師,先予歸一年逝矣。千劫無以酬德,祝其疾生凈土。」

          一四二

          少年哀艷雜雄奇,暮氣頹唐不自知。哭過支硎山下路,重抄梅冶一奩詩。「舅氏段右白,葬支硎山,平生詩晚年自塗乙盡。予尚抱其梅冶軒集一卷。」

          一四三

          溫良阿者淚漣漣,能說吾家六十年。見面恍疑悲母在,報恩祝乳後昆賢。「金媼者,嘗保抱予者也。重見於吳中,年八十有七。阿者,出禮記內則,今本誤爲可者。悲母,出本生心肠觀經。」

          一四四

          天教梼杌降家門,骨肉荊榛不可論。賴是本支調護力,若敖不餒怙深恩。「到秀水縣重見七叔父作。」

          一四五

          徑山一疏吼寰中,野燒蒼涼吊達公。何處復求龍象力,金光亮照浙西東。「明紫柏大師刻大藏,板在徑山,康熙中,由徑山遷嘉興之楞嚴寺。今什不存四矣。求天台宗各書印本,亦無所得。」

          一四六

          有明像法披猖後,荷擔如來兩尊宿。龍樹馬鳴齊現身,我聞大地獅子吼。「拜紫柏、藕益兩大師像。」

          一四七

          道場馣馤雨花天,長水宗風在目前。一任揀機參活句,莫將文字換狂禪。「示楞嚴講主逸雲。講主新刻明人楞嚴宗通一書,故云。」

          一四八

          一脈靈長四葉貂,談經門祚鬱岧峣。儒林幾見傳苗裔,此福高郵冠本朝。「訪嘉興太守王子仁。子仁,文肅公曾孫,石臞孫,吾師文簡公子。」

          一四九

          只將愧汗濕萊衣,悔極堂堂歲月違。世事滄桑心事定,此生一跌莫全非。「於七月初九日到杭州。家大人時年七十有三,倚門望久矣。」

          一五〇

          里門風俗尚敦龐,年少爭爲齒德降。桑梓溫恭名教始,天涯何處不家江。「家大人扶杖出游,里少年皆起立。」

          一五一

          小別湖山劫外天,生還如證第三禪。台宗悟後無來去,人道蒼茫十四年。

          一五二

          浙東雖秀太淸孱,北地雄奇或獷頑。踏遍中華窺兩戒,無雙畢竟是家山。

          一五三

          親朋歲月各蕭閑,情話纏綿禮數删。洗盡東華塵土否,一秋十日九湖山。

          一五四

          高秋那得吳虹生,乘軺西子湖邊行。一丘一壑我前導,重話京華送我情。「時已知浙中兩使者新闻,非吳虹生也。祝其他日使車莅止耳。」

          一五五

          除却虹生憶黃子,曝衣忽見黃羅衫。文章風誼細評度,嶺南何減江之南。「謂蓉石比部。」

          一五六

          家住錢塘四百春,匪將門閥傲江濱。一州典故閑徵遍,撰杖觀濤得幾人。「八月十八日侍家大人觀潮。」

          一五七

          問我淸游何日最,木樨風外等秋潮。忽有故人心上過,乃是虹生與子瀟。「吳虹生及固始蔣子瀟孝廉也。」

          一五八

          靈鷲高華夜吐雲,山凹指點舊家墳。千秋名教吾誰愧,愧讀羲之誓墓文。「表弟吳鷲雲,先世丙舍在靈鷲下,繪圖乞一詩,時予不至先慈殯宮十四年矣。」

          一五九

          鄉國論文集古歡,幽人三五薜蘿看。從知閬苑桃花色,不及溪松耐歲寒。「晤曹葛民籒、徐問蘧楙、王雅臺熊吉、陳覺庵春曉諸君。」

          一六〇

          眼前石屋著書象,三世十方齊現身。各搦著書一枝筆,各有洞天石屋春。「葛民以畫象乞題,爲説假觀偈。」

          一六一

          如何從假入空法,君亦莫問我莫答。若有自性互不成,互不成者誰佛剎。「爲西湖僧講華嚴一品竟,又説此偈。」

          一六二

          振綺堂中萬軸書,乾嘉九野有誰如。季方玉粹元方逝世,握手城東問蠹魚。「汪小米舍人逝世矣。見其哲弟又村員外。」

          一六三

          與吾同祖硯北者,「先曾祖晚號燕北老人。」仁愿如兄壯歲亡。從此與誰談古處,馬婆巷外立斜陽。「吊從兄竹樓。」

          一六四

          醰醰諸老愜瞻衣,父齒隨行亦未稀。各有淸名聞海內,春來各自典朝衣。「時鄉先輩在籍,科目、年齒與家大人頡頏者五人:姚亮甫、陳堅木兩侍郎,張雲巢鹺使,張靜軒、胡書農兩學士。」

          一六五

          我言送客非佛事,師言不送非佛智。雙照送是不送是,金光大地喬松寺。「重見慈風法師于喬松庵。叩以台宗疑義,聾不答。送予至山門,予辭,師正色曰:是佛法。」

          一六六

          震旦狂禪沸不支,一燈慧命續如絲。靈山未歇宗風歇,已過龐家日眚時。「錢△庵居士逝世矣。得其晚年所著宗氾二卷。」「按:△,音伊,佛經中字。」

          一六七

          曩向真州訂古文,飛龍滂熹折紛紜。經生家法從來異,拓本含混且餉君。「在京師,阮芸臺師屬爲齊侯中 (上田田,中一,下田田,同雷或虺)二壺釋文。茲吾師覓六舟僧手拓精本,分寄徐問蘧,屬別釋一通。因柬問蘧。」

          一六八

          閉門三日了何事,題圖祝壽諛人詩。雙文單筆記序偈,筆秃幸趁酒熱時。

          一六九

          劘之道義拯之難,賞我出處好我書。史公副墨問誰氏,屈指首寄虬髯吳。「欲以全集一分寄虹生,未寫竟。」

          一七〇

          少年哀樂過于人,歌泣無端字字真。既壯周旋雜癡黠,童心來復夢中身。

          一七一

          猰貐猰貐厲牙齒,求覆我祖十世祀。我請於帝詛於鬼,亞駝巫陽莅雞豕。

          一七二

          書夢亞駝告有憙,明年三月猰貐逝世。大神羹梟殄梟子,焚香敬告少昊氏。

          一七三

          碧澗重來薦一毛,杉楠喜比往時高。故人地下仍相護,驅逐狐貍賴爾曹。「吊朱大發、洪士華。二人爲先祖守塋者也。先母殯宮在先祖側,地名花園埂也。」

          一七四

          志乘英靈瑣屑求,豈其落筆定陽秋。百年子姓殷勤意,忍說挑燈爲應酬。「乞留墨數行爲異日相思之資者,塡委牖戶。唯撰次先世事行,屬爲家傳、墓表,則詳審爲之,多存稿者。」

          一七五

          瓊林何不積緡泉,物自低昂人自便。我與徐公籌到此,朱提山竭亦無權。「近日銀貴,有司苦之,古人粟紅貫朽,是公庫不必接納鏹也。予持論如此。徐鐵孫大令榮論與予合。」

          一七六

          俎膾飛沈竹肉喧,侍郎十日敞淸尊。東南不可無斯樂,儒筆親題第四園。「過嚴小農侍郎富春山館,觴詠旬日。其地爲明金尚書別墅,杭人猶稱金衙莊。予品題天下名園,金衙莊居第四。」

          一七七

          藏書藏帖兩高人,目錄流傳四十年。師友凋徂心力倦,羽琌一記亦荊榛。「吊趙晉齋『原書爲齋,疑爲齊字』魏、何夢華元錫兩處士。兩君爲予諟正金石墨本紀者也。」

          一七八

          兒談梵夾婢談兵,新闻都防父老驚。賴是搖鞭吟好句,流傳鄉裏只詩名。「到家之日,早有傳誦予出都留別詩者,時有『詩先人到』之謡。」

          一七九

          吳郎與我不相識,我識吳郎拂畫看。此外若容添一語,含元殿裏覓長安。「從妹粤生與予昔別時纔髫齡,今已寡矣。妹婿吳郎,予固未嘗識面也。粤生以其遺像乞題,因説是偈。」

          一八〇

          科名掌故百年知,海島疇人奉大師。如此奇才終一令,蠹魚零落我歸時。「吊黎見山同年應南。見山順德人,官平陽令,卒於杭州。」

          一八一

          惠逆同門復同藪,謀臧不臧視朋友。我茲怦然謀乃心,君已砉然脱諸口。「陳碩甫秀才奐,爲予規畫北行事,清楚锋利,足徵良友之愛。」

          一八二

          秋風張翰計蹉跎,紅豆年年擲逝波。誤我歸期知幾許,蟾圓十一度無多。「以下十有六首,杭州有所追悼而作。」

          一八三

          拊心新闻過江淮,紅淚淋浪避客揩。千古知言漢武帝,人難再得始爲佳。

          一八四

          小樓靑對鳳凰山,山影低徊黛影間。今日當窗一奩鏡,空王來證鬢絲斑。

          一八五

          嬌小温顺播六親,蘭姨瓊姊各沾巾。九泉肯受狂生譽,藝是针神貌洛神。

          一八六

          阿娘重見話遺徽,病骨前秋盼我歸。欲寄無因今補贈,汗巾鈔袋枕頭衣。

          一八七

          雲英未嫁損華年,心緒曾憑阿母傳。償得三生幽怨否,許儂親對玉棺眠。

          一八八

          杭州風俗鬧蘭盆,綠蠟金爐梵唱繁。我說天台三字偈,勝娘膜拜禮沙門。

          一八九

          殘絨堆積繡窗間,慧婢磋商贈指環。但乞崔徽遺像去,重摹一幀供秋山。

          一九〇

          昔年詩卷駐精魂,強續狂游拭涕痕。拉得藕花衫子婢,籃輿仍出涌金門。

          一九一

          蟠夔小印鏤珊瑚,小字高華出漢書。原是狂生漫題贈,六朝碑例合鎸無。

          一九二

          花神祠與水仙祠,欲訂源流愧未知。但向西泠添石刻,駢文撰出女郎碑。

          一九三

          小婢口齒蠻復蠻,秋衫紅淚潸復潸。眉痕約略彎復彎,婢如夫人難復難。

          一九四

          女兒魂魄完復完,湖山秀氣還復還。爐香瓶卉殘復殘,他生重見艱復艱。

          一九五

          天將何福予蛾眉,生逝世湖山全盛時。冰雪無痕靈氣杳,女仙不賦降壇詩。

          一九六

          一十三度溪花紅,一百八下西溪鐘。卿家滄桑卿命短,渠儂不關關我儂。

          一九七

          一百八下西溪鐘,一十三度溪花紅。是恩是怨無性相,冥祥記裏魂朦朧。

          一九八

          草創江東署羽陵,異書奇石小崚嶒。十年松竹誰留守,南渡飛揚是中興。「復墅。」

          一九九

          野東修竹欲連天,苦費西鄰買笋錢。此是商鞅墾土令,不同鑿空誤開邊。「拓墅。」

          二〇〇

          靈簫合貯此靈山,意思精微窈窕間。丘壑無雙人地稱,我無拙筆到眉彎。「祈墅。」

          二〇一

          此是春秋據亂作,昇平太平視松竹。何以功成文致之,携簫飛上羽琌閣。「又祈墅」

          二〇二

          料理空山頗費才,文心兼似畫家來。矮茶密緻高松獨,記取先生親手栽。

          二〇三

          君家先塋鄧尉側,佳木生之雜紺碧。不看人間頃刻花,他年管領風雲色。「從西鄰徐屛山乞樹栽,屛山允至鄧尉求之。」

          二〇四

          惋惜南天無此花,腰身略似海棠斜。難忘槐市街南宅,小疏群芳稿一車。「憶京師鸞枝花。」

          二〇五

          惋惜南天無此花,麗情還比牡丹奢。難忘西掖歸來早,贈與妝臺滿鏡霞。「憶京師芍藥。」

          二〇六

          不是南天無此花,北肥南瘦二分差。願移北地燕支社,來問南朝油壁車。「憶海棠。」

          二〇七

          弱冠尋芳數歲華,玲瓏萬玉嫭交加。難忘細雨紅泥寺,濕透春裘倚此花。「憶丁香。」

          二〇八

          女牆百雉亂紅酣,遺愛眞同召伯甘。記得花陰文宴屢,十年春夢寺門南。「憶豐宜門外花之寺董文恭公手植之海棠一首。」

          二〇九

          空山徙倚倦游身,夢見城西閬苑春。一騎傳箋朱邸晚,臨風遞與縞衣人。「憶宣武門內太平湖之丁香花一首。」

          二一〇

          繾綣依人慧有餘,長安俊物最推渠。故侯門第歌鐘歇,猶辦晨餐二寸魚。「憶北方獅子貓。」

          二一一

          萬綠無人嘒一蟬,三層閣子俯秋烟。部署寫集三千卷,料理看山五十年。「欲寫全集淸本數十分,分貯友朋家。」

          二一二

          海西別墅吾息壤,羽琌三重拾級上。明年俯看千樹梅,飄颻亦是天際想。

          二一三

          此閣宜供天人師,檀香三尺博士爲。阮公施香孰施字,徐公字似蕭梁碑。「造佛像之匠謂之博士,出摩利支天經。予供天台智者大師檀香像,徐問蘧爲予書扁曰:『觀不思議境』。書楹聯曰:『智周萬物而無所思,言滿天下而未嘗議。』」

          二一四

          男兒解讀韓愈詩,女兒好讀姜夔詞。一家倘許圓鷗夢,晝課男兒夜女兒。「時眷屬尚留滯北方。近人郭頻伽畫鷗夢圓圖,予亦仿之。」

          二一五

          倘容我老半鋤邊,不要公卿寄奉錢。一事避君君匿笑,劉郎才氣亦求田。「儉歲,有鬻田六畝者,予願得之,友人來問此事。」

          二一六

          瑰癖消沈結習虛,一篇典寶古文無。金燈出土苔花碧,又照徐陵讀漢書。「滬上徐文臺得漢宮雁足燈,以拓本見寄,乞一詩。是時予珍藏古吉金星散,見於羽琌典寶記者,百存一二。」

          二一七

          迴腸蕩氣感精靈,座客蒼凉半酒醒。自別吳郎高咏減,珊瑚擊碎有誰聽。「曩在虹生座上,酒半,詠宋人詞,嗚嗚然。虹生賞之,以爲善於頓挫也。近日中酒,卽不能高咏矣。」

          二一八

          隨身百軸字平安,身世無如屠釣寛。耻學趙家臣宰例,歸來香火乞祠官。

          二一九

          何肉周妻業並深,台宗古轍幸窺尋。偷閑頗異凡夫法,流水池塘一觀心。

          二二〇

          皇初任土乃作貢,卅七畝山可材衆。媼神笑予無貧法,丹徒陸生言可用。「吾友陸君獻,著種樹書,大指言天下之大利必任土,『貨殖』乃『貨植』也,有土十畝,卽無貧法。昔年曾序之。」

          二二一

          西牆枯樹態縱橫,奇古全憑一一撑。烈士暮年宜學道,江關詞賦笑蘭成。「羽琌之西,有枯棗一株,不忍斧去。」

          二二二

          秋光亮媚似春光,重九尊前草樹香。可記前年寶藏寺,西山暮雨怨吳郎。「丁酉重九,與徐星伯前輩、吳虹生同年,連騎游西山寶藏寺,歸鞍驟雨。重九前三夕作此詩,閣筆而雨。」

          二二三

          似笑山人不到家,爭將晚節盡情誇。三秋不霣芙蓉 ,九月猶開窅窳花。「 ,徐鍇音乎感切。」

          二二四

          萊菔生兒芥有孫,「借蘇句。」離批秋霰委黃昏。靑松心事成無賴,只閱前山野燒痕。

          二二五

          銀燭秋堂獨聽心,隔簾誰報雨沈沈。明朝不許沿溪賞,已没溪橋一尺深。

          二二四

          空觀假觀第一觀,佛言世諦不可亂。人生宛有去來今,臥聽檐花落秋半。

          二二七

          剩水殘山意度深,平生幾緉屐難尋。栽花鄭重看花約,此是劉郎遲暮心。

          二二八

          復墅拓墅祈墅了,吾將北矣乃圖南。無妻怕學林埔獨,有子肯爲王霸慚。「料理別墅稍露崖略,將自往北方迎眷屬歸以實之。」

          二二九

          從今誓學六朝書,不肄山陰肄隱居。萬古焦山一痕石,飛升有術此權輿。「涇縣包愼伯贈予瘞鶴銘。九月十一日,坐雨於羽琌山館,漫題其後。」

          二三〇

          二王只合爲奴僕,何況唐碑八百通。欲與此銘分浩逸,北朝差許鄭文公。「再跋舊拓瘞鶴銘。謂北魏兗州刺史鄭羲碑,鄭道昭書。」

          二三一

          九流觸手緒縱橫,極動當筵炳燭情。若使魯戈真在手,斜陽只乞照書城。

          二三二

          詩讖吾生信有之,預憐夜雨閉門時。三更忽軫哀鴻思,九月無襦淮水湄。「出都時,有空山夜雨之句,今果應。今秋自淮以南,千里苦雨。」

          二三三

          燕蘭識字尚聰明,難遣當筵遲暮情。且莫空山聽雨去,有人花底祝長生。

          二三四

          連宵燈火宴秋堂,絕色秋花各斷腸。又被北山猿鶴笑,五更濃掛一帆霜。「於九月十五日晨發矣。」

          二三五

          美人信有錯刀投,不負張衡咏四愁。爇罷心香屢回顧,古時明月照杭州。

          二三六

          阻風無酒倍消魂,況是殘秋岸柳髡。賴有阿咸情話好,一帆冷雨過婁門。「從子劍塘送我於蘇州。」

          二三七

          杭州梅舌酸復甜,有笋名曰虎爪尖。芼以蘇州小橄欖,可敵北方冬菘腌。「杭人搗梅子雜薑桂糝之,名曰梅舌兒。」

          二三八

          擬策孤筇避冶遊,上方一塔俯淸秋。太湖夜照山靈影,頑福情愿讓虎丘。「上方山在太湖南。」

          二三九

          阿咸從我十日游,遇管城子於虎丘。有筆可橐不可投,簪筆致身公與侯。「劍塘買筆筒,乞銘之。」

          二四〇

          濯罷鮫綃鏡檻涼,無端重試午時妝。新詩急記消魂事,分與胭脂一掬湯。「重過揚州有紀。」

          二四一

          少年尊隱有高文,猿鶴真堪張一軍。難向史家搜比例,磋商出處到紅裙。

          二四二

          誰肯情愿薄倖名,南艤北駕怨三生。勞人只有空王諒,那向如花辨得明。

          二四三

          怕聽花間惜別辭,僞留片語订來期。秦郵驛近江潮遠,是剔銀燈詛我時。

          二四四

          停帆預卜酒杯深,十日無須逆旅金。莫怨津梁爲客久,天涯有弟話秋心。「從弟景姚,以丹陽丞駐南河。予到浦,館其廨中。」

          二四五

          豆蔻芳溫啓瓠犀,傷心前度語重提。牡丹絕色三春暖,豈是梅花處士妻。「己亥九月二十五日,重到袁浦。十月六日渡河去,留浦十日,大抵醉夢時多醒時少也,統名之曰寱詞。」

          二四六

          對人才調若飛仙,詞令聰華四座傳。撑住東南金粉氣,未須料理五湖船。「此二章,謝之也。」

          二四七

          鶴背天風墮片言,能蘇萬古落花魂。征衫不漬尋常淚,此是平生未報恩。

          二四八

          小語精微瀝耳圓,況聆珠玉瀉如泉。一番心上溫黁過,明鏡明朝定少年。

          二四九

          何須宴罷始留髡,絳蠟床前款一尊。姊妹隔花催送客,尚拈羅帶不開門。

          二五〇

          去時梔子壓犀簪,次第寒花掐到今。誰分江湖搖落後,小屏紅燭話冬心。「是夕立冬。」

          二五一

          盤堆霜實擘庭榴,紅似相思綠似愁。今夕靈飛何甲子,上淸齋設記心頭。

          二五二

          風雲材略已消磨,甘隸妝臺伺眼波。爲恐劉郎英氣盡,卷簾梳洗望黃河。

          二五三

          玉樹堅牢不病身,耻爲嬌喘與輕顰。天花豈用鈴幡護,活色生香五百春。

          二五四

          眉痕英絕語謖謖,指揮小婢帶韜略。幸汝生逢淸晏時,不然劍底桃花落。

          二五五

          鳳泊鸞飄別有愁,三生花草夢蘇州。兒家門巷斜陽改,輸與船娘住虎丘。

          二五六

          一自天鍾第一流,年來花草冷蘇州。兒家心緒無人見,他日埋香要虎丘。

          二五七

          難憑肉眼测天人,恐是優曇示現身。故遣相逢當五濁,不然誰信上仙淪。

          二五八

          雲英化水景光新,略似驂鸞縹緲身。一隊畫師齊斂手,只容心裏貯穠春。

          二五九

          釃江作醅亦不醉,傾河解渴亦不醒。我儂醉醒自有例,肯向渠儂側耳聽。

          二六〇

          整理風花儻蕩詩,淩晨端坐一凝思。勉求玉體長生訣,留報金閨國士知。

          二六一

          絕色呼他心未安,品題天女本來難。梅魂菊影磋商遍,忍作人間花草看。

          二六二

          臣朔家原有細君,司香燕姞略知文。無須問我山中事,肯向花間領右軍。

          二六三

          道韞談鋒不落詮,耳根何福受淸圓。自知語乏烟霞氣,枉負才名三十年。

          二六四

          喜汝文無一筆平,墮儂五里霧中行。悲歡離合本如此,錯怨蛾眉解用兵。

          二六五

          美人才地太玲瓏,我亦陰符滿腹中。今日簾旌秋縹緲,長天飛去一征鴻。

          二六六

          靑鳥銜來雙鯉魚,自緘紅淚請回車。六朝文體閑徵徧,那有蕭娘謝罪書。

          二六七

          電笑何妨再一回,忽逢玉女諫書來。東王萬八千驍盡,爲報投壺乏箭才。

          二六八

          萬一天填恨海平,羽琌安穩貯雲英。仙山樓閣尋常事,兜率甘遲十劫生。

          二六九

          美人捭闔計頻仍,我佩陰符亦可憑。綰就同心堅俟汝,羽琌山下是西陵。

          二七〇

          身世閑商酒半醺,美人胸有北山文。平交百輩悠悠口,揖罷還期將相勳。

          二七一

          金釭花燼月如烟,空損秋閨一夜眠。報道妝成來送我,避卿先上木蘭船。「寱詞止於此。」

          二七二

          未濟終焉心縹緲,百事翻從阙陷好。吟道夕陽山外山,古今誰免餘情繞。「漁溝道中題壁一首。」

          二七三

          欲求縹緲反幽邃,悔殺前翻拂袖心。難學冥鴻不回想,長天飛過又遺音。「漁溝道中奉寄一首。」

          二七四

          明知此浦定重過,其奈尊前百感何。亦是今生未曾有,滿襟淸淚渡黃河。「衆興道中再奉寄一首。」

          二七五

          絕業名山幸早成,更何方式遣今生。從茲禮佛燒香罷,整頓全神註定卿。

          二七六

          少年雖亦薄湯武,不薄秦皇與武皇。設想好汉垂暮日,溫柔不住住何鄉。

          二七七

          客心今雨昵舊雨,江痕早潮收暮潮。新歡且問黃婆渡,「袁浦地名。」影事休提白傅橋。「以上順河集中題壁三首。」

          二七八

          閱歷天花悟後身,爲誰出定亦前因。一燈古店齋心坐,不似雲屏夢裏人。「順河道中再奉寄一首,仍敬謝之,從此不復爲此人有詩矣。寄此詩是十月十日也。越兩月,自北回,重到袁浦,問訊其人,已歸蘇州閉門謝客矣。其出處心迹亦有不可測者。附記於此。」

          二七九

          此身已坐在山泉,捐滴無由補大川。急報東方兩星使,靈山吐溜爲糧船。「時東河總督檄問泉源之可以濟運者,吾友汪孟慈戶部董其事,銅山縣北五十里曰柳泉,泉涌出,滕縣西南百里曰大泉,泉懸出,吾所目見也。詩寄孟慈,幷寄徐鏡溪工部。」

          二八〇

          昭代恩光日月高,烝彝十器比球刀。吉金打本千行在,敬拓斯文冠所遭。「謁至聖廟,瞻仰純廟所頒祭器十事,得拓本以歸。」

          二八一

          少年無福過闕里,中年著書復求仕。仕幸不成書幸成,乃敢齋祓告孔子。「曩至兖州,不至曲阜。歲癸未,五經大義終始論成;壬辰,群經寫官答問成;癸巳,六經正名論成,古史鈎沉論又成,乃慨然曰:可以如曲阜謁孔林矣。今年冬,乃謁林。齋於南沙河,又齋於梁家店。」

          二八二

          少爲賤士抱弗宣,狀爲祠曹默益堅。議則不敢腰膝在,廡下一揖中夷然。「兩廡從祀儒者,有拜,有弗拜,亦有強予一揖不可者。」

          二八三

          曩將奄宅證淹中,肅肅微言謦欬逢。肯拓同文門畔石,古心突過漢朝松。

          二八四

          江左吟壇百輩狂,誰知闕里是詞場。我從宅壁低徊聽,絲竹千秋尚繞梁。「時曲阜令王君大淮,其弟大堉,其子鴻,皆工詩。孔氏則有孔繡山憲彝,憲彝弟憲庚,孔氏之甥鄭憲銓,皆詩人也。」

          二八五

          嘉慶文風在目前,記同京兆鹿鳴筵。白頭相見冬山路,誰惜荷衣兩少年。「酬曲阜令王海門。海門,吾庚午同年也。」

          二八六

          少年奇氣稱才華,登岱還浮八月搓。我過東方亦無負,淸尊三宿孔融家。「館於孔經閣憲庚家,題經閣觀海圖。」

          二八七

          子雲壯歲雕蟲感,擲向洪流付太虛。從此不揮閑翰墨,男兒當注壁中書。「經閣投詩江中,作雲水詩瓢圖。」

          二八八

          倘作家書寄哲兄,淮陰重話七年情。門前報有關山客,來聽西齋夜雨聲。「時經閣兄繡山方游京師。淮陰鴻爪圖,繡山、經閣所合作也。」

          二八九

          家有淩雲百尺條,風烟陪護漸岧峣。生兒只識秦碑字,懦弱芝蘭笑六朝。「海門種松圖。」

          二九〇

          盜詩補詩還祭詩,子梅詩史何恢奇。鄙人勸君割榮者,尽力删詩壯盛時。「王子梅鴻祭詩圖。」

          二九一

          詩格摹唐字有稜,梅花官閣夜鎪冰。一門鼎盛親風雅,不似蒼茫杜少陵。「王秋垞大堉蒼茫獨立圖。」

          二九二

          八齡夢到矍相國,今日五君來作主。我欲射侯陳禮容,惋惜行裝無白羽。「王海門及弟秋垞、嗣君子梅、孔經閣、鄭子斌五君,餞之於矍相圃。」

          二九三

          忽向東山感歲華,恍如庾嶺對橫斜。敢參黃面瞿曇句,此是森森闕里花。「時纔十月,忽開蠟梅一枝,經閣折以伴行。」

          二九四

          前車轍淺後車縮,兩車勒馬讓先躍。何況東陽絳灌年,賈生欀臂定禮樂。「見兩車子相掉罄,有感。」

          二九五

          古人用兵重福將,小說家明因果狀。不信古書愎用之,水厄淋漓黑貂喪。「或薦僕至,其相不吉,自言事十主皆失官。予不信,使庀物,物過手轍敗;使雇車,車覆者四。幸予先辭官矣。法苑珠林及明小説皆有此事,記之以貽纂類書者。」

          二九六

          天意若曰汝毋北,覆車南沙書卷濕。汶陽風雨六幕黑,申以東平三尺雪。

          二九七

          蒼生氣類古猶今,安用冥鴻物外吟。不是九州同急難,尼山誰識憮然心。「北行覆車者四,車陷淖中者二,皆賴途人以免。」

          二九八

          九邊爛熟等雕蟲,遠志真看小草同。枉說健兒身手在,靑燈夜雪阻山東。

          二九九

          任丘馬首有筝琶,偶落吟鞭便駐車。北望觚棱南望雁,七行狂草達京華。「遣一僕入都迎眷屬,自駐任丘縣待之。」

          三〇〇

          房山一角露崚嶒,十二連橋夜有冰。漸進城南天尺五,迴燈不敢夢觚棱。「兒子書來,乞稍稍北,乃進次於雄縣;又請,乃又進次於固安縣。」

          三〇一

          艱危門戶要人持,孝出貧家諺有之。葆汝心光淳悶在,皇天竺胙總無私。「兒子昌匏書來,以四詩答之。」

          三〇二

          雖然大器晚年成,卓犖全憑弱冠爭。多識前言畜其德,莫拋心力貿才名。

          三〇三

          儉腹高談我用憂,肯肩樸學勝封侯。五經熟爛家常飯,莫似而翁歠九流。

          三〇四

          圖籍移徒肺腑家,而翁本學段金沙。丹黃字字皆保重,爲裹靑氈載一車。

          三〇五

          欲從太史窺春秋,勿向有字句虛求。抱微言者太史氏,大義顯顯則予休。「兒子昌匏書來,問公羊及史記疑義,答以二十八字。」

          三〇六

          家園黃熟半林柑,拋向筠籠載兩三。風雪盈裾好持贈,預教詩婢識江南。

          三〇七

          從此靑山共鹿車,斷無隻夢墮天涯。黃梅淡冶山礬靚,猶及雙淸好到家。「眷屬於冬至後五日出都。」

          三〇八

          六義親聞鯉對時,及身删定答親慈。剗除風雪關山句,歸到高堂好背詩。「今年七月,蒙家大人垂詢文集定本,命呈近詩。」

          三〇九

          論詩論畫復論禪,三絕門風海內傳。惋惜語兒溪畔路,白頭無分棹歸舷。「方鐵珊參軍餞之於保陽。鐵珊名廷瑚,石門人。父薰,字蘭士,以詩畫名,好佛。君有父風。年七十矣,猶官畿南。」

          三一〇

          使君談藝筆通神,斗大高陽酒國春。消我關山風雪怨,天涯握手盡文人。「陳笠雨明府餞之於高陽。笠雨名希敬,海昌人,以進士爲令,史甚熟,詩、古文甚富。」

          三一一

          畫禪有女定淸真,合配琳瑯萬軸身。百里畿南風雪路,我來著手竟成春。「鐵珊有女及筓,笠雨喪偶,使予爲蹇修焉。」

          三一二

          古愁莽莽不可說,化作飛仙忽奇闊。江天如墨我飛還,折梅不畏蛟龍奪。「十二月十九日,携女辛游焦山,歸舟大雪。」

          三一三

          惠山秀氣迎客舟,七十里外心先投。惠山妝成要妝鏡,惠泉那許東北流。「廿二日携女辛游惠山。」

          三一四

          丹寶瓊花海岸旁,羽琌山似峚之陽。一家惋惜仍烟火,未問仙人辟穀方。「歲不盡五日,安頓眷屬於海西羽琌之山,戲示阿辛。」

          三一五

          吟罷江山氣不靈,萬千種話一燈靑。忽然擱筆無言說,重禮天台七卷經。

          「老馬錄入」

          预约SEO专家添加微信号:xxxxxxx 领取免费VIP内部课程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japan色系videos护士 作者
          【高清在线无码观影】提供japan色系videos护士,JIzzJIZZ18,kmsp82.cm快猫咪咕电影,mm131王雨纯,mm131王雨纯,JizzJizz无码,oldgranny日本老熟妇,jizzjizz日本
          曾操作某大型门户网站日IP达100万(纯SEO流量),拥有上千网站提供SEO友情链接资源(参加培训免费赠送100个单向友情链接),免费赠送附子SEO内部VIP课程,2018年新版实战课程介绍